古濮龙团,大自然的赠礼

闲饮白云下,鹤心通山野。如今,在成都这座东方茶都,喝普洱茶的尚客是越来越多了,这当中,得妙谛的是那些喝古树普洱的主儿。迷上古树普洱的人审美段位一定不俗,多半是生活艺术家,生活之树由此静静绽放出一朵幽丽的大花来,一头伸向头上的明月,一头伸向颈下的肺腑。乾盛源茶行

汤响松风,味浓香咏,慵懒的午后,我和赤松居士在宽巷子的一个内院品茶,鸳墙黛瓦,飞瀑呵为云气,绿藓垂为斑铜,其境闲逸,连鸟翅都抹上了碧色。作为顶级茶客,赤松居士那只优秀的舌头早已被古树普洱俘获,他此次取出的是一款叫古濮龙团的春饼,打开素雅纸壳,见饼团的茶叶粗肥,叶脉发红,古树的沉郁香气立时飘出。龙蛋紫砂壶中倒出澈亮的琥珀茶汤,黄玉般的水色于微明中摇曳着袅袅水烟,品一口,含在舌底,将喉头前的上颚空开,香高水滑,一股混合着种种山野秘香的古朴之香,向上游走至鼻腔,再弥漫于整个颅腔,这个过程仿佛一朵瞬间打开的白云四处绽放,妙哉,古雅而清新,醇厚而空灵,久久不散的茶香渐渐化为一股甜,这股甜携带着古树的精气游入经脉。几杯下去,感觉那遥远云之南的枝头凤凰已飞入体内,肌骨变轻,微微发汗,两腋习习清风生。这款茶香、茶气、茶滋、茶韵均上乘的古濮龙团,可谓是“香于九畹芳兰气,圆似三秋皓月轮”。赤松居士告诉我,此物他是从成都大西南茶城淘得的,爱死了,接着说,精通茶道的人在饮茶时可以怀想着山巅上的松风,进入一种空山无人、水流花开的无我之境,饮这款茶常让他生出这般意境。他说这话时,我想起了黄庭坚的《品令·茶词》:“醉乡路,成佳境。恰如灯下,故人万里,归来对影。口不能言,心下快活自省。”鼎丰源古树茶系列原料基地
平日里,普洱茶爱好者大都喝的是台地茶,虽经陈年置放,苦味和涩味不易去除,老树茶和古树茶品质远胜台地茶,但来源复杂,往往也有苦味、涩味和酸味,惟含有丰富果胶的醇厚甘甜者为上品,是喝懂普洱茶的茶客梦寐以求之物。这正是古濮龙团迷人的地方,这款大叶古树茶的真、甘、醇、柔牵引了我的喉咙。普洱茶的故乡云南简称“滇”,从一个角度,可解读为“流淌着真的地方”,这种“云南之真“深藏的至味,与古濮龙团是多么地相应,”古濮“是云南古时的土著,现生活在哀牢山等地的布朗族等民族系其后裔,古濮龙团正是出自这一带,所以得其名。
我了解到,古濮龙团是乾盛源茶行推出的鼎丰源品牌中的主打产品。乾盛源茶行一直坚持纯生态的高端古树路线,靠过硬的质量来赢得顾客和市场,2006年,鼎丰源品牌卓然面世,纸壳包装上印有”鼎丰源”三个字的,原料是野生古树(古濮龙团的包装上就印有”鼎丰源”三个字),印有“鼎”字的,原料是栽培型野放乔木,印有“丰”字的,是熟茶。鼎丰源古树系列的原料来自哀牢山地区,这里的茶与他处的古树茶相比,味更厚,性更和,韵更长。
哀牢山一带散布着可观的野生、栽培型野放乔木茶树资源,主要生长在海拔2300米至2800米的原始森林中,全世界最老的古茶树就生长在这里,2001年初,镇沅县千家寨树龄2700年的1号古茶树王被上海基尼斯总部授予“基尼斯之最”的称号。这一带千年以上的古茶树为数众多,裹着苔衣的树身高十数米,古茶树常年与各种奇花异草、樟木、楠木、松木、杉木、红椿、山茶等等混长,形成了独特而隽永的茶韵。澄明的光中,古茶树在朝露、绿萝、古岩、山禽声之际,摊开高逸的风雅之态,呈现一尘不染的青翠色、鸦碧色和鹦绿色,呼出淡淡体香,吸收山野根气。正是这样纯天然的原生山野,使鼎丰源古树系列获得高端优质茶源,从而保证了其产品质量。自古以来,布朗族等当地土著一直就喝古树茶,但往往将这些茶视为寻常之物,采择时,与其他茶甚至是台地茶混拼在一起。坚持纯料理念的鼎丰源改变了这一状况,并在制茶过程中,一直坚持传统手工制作及石磨压制,从而使古树茶的纯正之美获得捍卫。
所以,可以说,古濮龙团,是大自然的赠礼。
乾盛源茶行非常重视饮茶重地成都,几年前就来此发展,在四川最大的茶叶市场、大西南茶城6栋2楼设立了专门的办事处和店面,真挚服务于喜欢喝古树普洱的各界茶友。(   陆长久/文)